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大多數人都常犯的六個思維陷阱

大多數人都常犯的六個思維陷阱

2020-09-16 欄目:行業動態 查看()

喜歡故事勝于統計數據

人們相信的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情層出不窮。很多人相信外星人到訪過地球,通靈術士能夠預知未來,占星術是有用的,水晶可以治病,存在大腳怪,百慕大三角吞掉了船舶和飛機,人可以漂浮在空中,房子會鬧鬼,瀕死體驗證明了來世的存在,以及通靈偵探能找到兇手。事實上,2005年6月進行的蓋洛普民意調查表明,我們中的大多數人(73%)至少相信一種超自然的現象。我們相信這些信念,盡管支持它們的可靠證據很少或根本沒有。

書中舉了很多故事,印象比較深刻有里根總統在做重要活動和做決定之前,都先讓一個占星術的女人來占星來確認是否有利。福爾摩斯系列的著名作家阿瑟·柯南·道爾爵士,兩名來自英國科廷利的女孩讓他看了五張仙女照片之前,相信仙女存在,數年后,女孩們承認這些照片是個惡作劇。

偽科學在流行文化中無處不在,而懷疑主義態度卻難覓蹤影。很多相信偽科學的人對于他們要相信的事情有先入為主的想法。這一點產生了強大動機,去尋求支持該信念的證據而忽略那些證明該斷言是錯誤的證據。偽科學家通常僅把焦點集中在某個現象的一種解釋上,而迅速排除其他解釋。而且,由于想要支持自己的信念,他們愿意接受不可靠、往往是軼事的證據。

人類已經進化為講故事的動物。從人類出現的最初,歷史和知識就是通過講故事的方式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直到最近才以容易存取的方式記錄和存儲。因此,我們養成了一種嗜好,喜歡密切關注以故事或個人敘述的面目出現的信息。

故事比較生動。故事為生活增添樂趣,激發想象,感動我們。人類是社會性動物,因此對別人的故事特別感興趣。然而,我們將了解到,依靠這種軼事證據形成信念和做決定會錯誤百出。

為什么?這說明我們忽視其他更多相關信息。例如,喜歡回避統計數據。單調的數字會讓在其他方面很有智慧的人目光呆滯。我們骨子里是講故事的人,而不是統計學家。但是統計數據往往為做決定提供了最好、最可靠的信息。遺憾的是,在很多情況下,我們連相當簡單的統計知識都不具備。美國前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在得知大約半數兒童的智力低于平均水平時大為震驚,他認為自己必須為如此欠佳的表現做些什么。但是,有約半數的兒童低于平均智力是很正常的(高于平均智力的也是半數)。在其他情況下,我們之所以忽略統計數據,是因為它們抽象而枯燥。因此,即使我們知道統計數據,還是更容易讓自己受個人故事的影響。

來看看下面這個例子。你打算購買一輛新汽車,所以瀏覽《消費者報告》來研究它的可靠性。這份來自前幾年的車型的統計數據表明,這種車是非??煽康?。你對調查結果很滿意,心情愉快地去參加一個聚會,在那里一個朋友告訴你,他最近剛買了這款車。“這車一點都不好,盡給人添麻煩!”他抱怨道,“隔幾個月就要去店里送修一次。我換了離合器,剎車有問題,還動不動就熄火。”你對這一信息會做什么樣的反應?對于我們許多人來說,了解了朋友的處境后會令我們質疑自己的決定,可能就不買這款車了。然而,最好將《消費者報告》中匯總的維修頻率作為購買與否的依據。這些數據基于類似汽車的大樣本,而這位朋友的經驗只是基于一輛車。萬物都有差異——任何車型都可能出現有瑕疵的車。你的朋友可能比較倒霉,剛好買到了少數問題車中的一輛。問題的關鍵是,如果你聽朋友的,那你就是根據不大靠譜的軼事證據做決定。而且,在做決定時大多數人都傾向于特別注意這類個人經歷。

當在日常生活的決定中純粹依賴軼事信息時,我們通常會無視可能與軼事沖突的統計信息。不依靠統計信息導致我們相信順勢療法、尋龍尺探測、協助性溝通,以及其他離奇、錯誤的斷言。

尋求認同

如果你支持槍支控制,你是不是更信任支持禁槍的信息?如果你喜歡某位總統候選人,你是不是更關心對這位候選人有利的信息?如果你相信通靈術士能預測未來,你是不是只記得他們說對的少數幾次,而忘了他們說錯的絕大多數次?原來,這就是我們的思考方式。我們有用“認同”決定策略的自然傾向。也就是說,我們更關注那些支持現有的信念和期望的信息,更關注支持我們愿意相信的事情的那些信息,而不大關注與這些信念對立的信息。實際上,我們會記得有幸命中的,而忘記沒有言中的。

喜歡尋求認同證據的傾向在思考過程中是根深蒂固的,即使我們的信念或期望不那么堅定,也往往會尋求支持數據。為了說清楚我的意思,回想一下你認識的某個人,試著判斷這個人是否慈善。很有可能你會想到這個人表現慈善行為的一些事例,比如捐款、幫助他人等。你不會想起這個人不慈善的任何時候,但這種情況又是很可能發生的。為什么會這樣?無論測試什么,我們似乎較容易想到那些支持我們所測試的方面的事例。問題是,我們選擇性地將注意力集中在支持信息上,忽視了可能與所做的決定密切相關的對立信息。

從本質上講,一旦有了一種偏好或預期,就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傾向,會以支持我們所預期或想要相信的信念的方式解釋新信息。這種對證據的帶偏見的評估是持有無數錯誤信念的主要原因。

不大重視偶然和巧合在生活中的作用

假設你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一則廣告,大力宣傳“超級增長”共同基金的業績。“這支基金的收益高于過去五年來其他所有基金的平均收益!”廣告如是宣稱,同時刊登了大名鼎鼎的基金經理的照片,導致你相信這支基金的收益與這位經理的選股本事直接相關。

雖然聽起來很有說服力,但是業績能說明卓越的股市知識嗎?你是否應該投資這支基金?在決定之前,你要自問一下,這卓越的業績是否可能只是出于偶然?如果你拋五次硬幣,有時會連續五次都正面朝上,只是出于偶然。正如在后面將會看到的,有證據表明,共同基金的長期業績類似于拋硬幣。因此,從長遠來看,所謂的專家們通常都無法獲得高額回報。事實上,為了謹慎起見,最好不要投資最近業績超過平均值的基金,因為一種稱為“均數回歸”的現象,它將來可能會下跌的。

為什么我們這么快相信是卓越的知識導致了該基金的業績高于平均水平?我們一般不重視偶然和巧合在我們的生活中發揮的作用。雖然偶然性會影響生活中的很多方面,但是我們不愿意認為事情是碰巧發生的,而愿意相信事出有因。我們是溯果求因的動物,有尋求生活中因果關系的根深蒂固的愿望。這種尋根溯源的愿望很可能起因于人類的進化發展。

人類早期的祖先發現了事情的原因,才得以生存下來并繁衍后代。例如,注意到火花能生火的人開始利用火,才更容易生存下來。這種尋求原因的偏好通常使人獲益匪淺。問題是,這個趨勢在認知結構和思維過程中處于支配地位,以致我們往往過度運用它。哪怕只是偶然事件,我們也要尋找事情發生的原因。

會錯誤地感知我們生活的世界

我們往往認為感覺到的世界就是世界本身。經常聽到有人說:“我了解我所看到的。”然而,感覺可能被欺騙。有時問題出在選擇性認知上,我們可能沒有看到某些事情,因為焦點在其他地方。也有時我們實際上可能看到不存在的事情。還記得我看見鬼的故事嗎?

研究表明,很多人在生活中的某些時候產生過幻覺。當然,當運用這些不準確的感知進行思考時,就可能出現問題。有兩個因素對如何感知世界有特別重要的影響:預期和愿望。也就是說,我們的感覺很大程度上受預期看到和想要看到的事情的影響??紤]下面的事件。

有一則新聞報道稱一只危險的大熊從城市動物園逃走了。這時會發生什么事?911總機響個不停。有人報告說這只熊爬到了樹上,有人說見它穿過了公園,還有人說它在后面的巷子里扒拉垃圾箱。鎮上各處的人們都說看到了熊,但事實證明,那只熊就在離動物園100碼范圍內活動。

是我們的預期創造了感覺。假設在觀看一場足球比賽,我們喜歡的球隊正與強勁對手對抗。我們很可能會發現另一支球隊比我們的球隊犯規次數更多。當然,對方球隊的球迷很可能看到我方球隊罰球次數更多。我們看到的是我們想要看到的。

錯誤感覺導致整個人類歷史上出現了很多次離奇事件。時不時地就會出現導致某些社會階層群體性癔癥的集體妄想。印度最近發生了一起“猴人”恐慌,那里的人報告說,看到一只半猴半人的動物,長著尖利的指甲,有著超人的能力。亞洲各地曾多次出現“陰莖萎縮”恐慌,人們感覺到他們的生殖器官在往身體里縮。當然,美國也有多起外星人綁架報告。顯而易見,我們對現實的感覺也許是不可靠的,這應該使我們警惕僅基于個人經歷的觀念,尤其是當那些觀念很離譜的時候。

大量研究表明感覺很大程度上受到預期和想要看到的東西的影響。因此,我們的好惡可能導致幻覺——如果相信鬼或外星人,我們可能會“看到”它們。錯誤地感知世界是軼事數據之所以能使我們誤入歧途的主要原因之一。

過分簡化

生活可能非常復雜。我們常常每天要同時做許多事情。在做決定時也是如此。有時可用的信息量勢不可擋。事實上,如果關注所有信息,那么大部分時間只好用來收集和評價信息。為了避免這種“分析癱瘓”,我們使用一些簡化策略。

例如,我們常常根據容易想起的信息做決定。如果在判定某種運動(比如滑雪)是否有風險,我們不會對一個人可能因為滑雪而受傷的方式進行窮舉搜索,也不會搜索每年滑雪受傷的人數,而往往通過回想朋友滑雪的經歷或從電視上看到的滑雪事故來過分簡化這一任務。例如,我們可能想起桑尼·波諾和邁克爾·肯尼迪在同一年因滑雪而死亡,所以認為滑雪是一項非常危險的運動(盡管其他很多娛樂活動更易受傷,比如劃船和騎自行車)。

簡化策略可能十分有益,節省了時間和精力,使我們能夠迅速做決定,然后繼續做其他事情。幸好,這種方法常常能得出相當不錯的決定。即使它們可能無法給出最好的決定,卻也往往“足夠好”了。然而,使用這些簡化策略時,我們注意不到與決定有關的所有信息,而這可能讓人陷入困境。

如果你去看病時接受化驗,檢測是否感染了一種使人虛弱的病毒。檢測結果是陽性的——說明你體內有這種病毒!你該有多擔心?

醫生告訴你:“這種檢測在一個人真的有病毒時能100%準確地指出他有病毒,但是有5%的可能性在一個人沒有病毒時也指出他感染了病毒。”你還了解到每500個人中有一個人帶有這種病毒。那么,如果檢測表明你感染了病毒,你真的感染了病毒的概率是多大?大多數人都說,大約是95%。

事實上,正確的答案是只有4%!可見,使用簡化策略會讓人忽略非常重要的信息,這可能造成嚴重失實的判斷。

信念和決定會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可靠信息的影響,而受相關和可靠數據的影響并不充分。

記憶有缺陷

想象在一個悠閑的夜晚,某人正在看電視,忽然聽到有人敲門。他打開門,一名警察闖進來給他戴上手銬,還說:“你因性虐待被捕了。”令他驚訝的是,原來是他女兒剛剛起訴了他,大約在20年前她是小女孩時他猥褻過她。他不敢相信,因為與女兒關系一直很好,他知道自己從來沒有虐待她。然而,為了解決一些情感問題,她最近去看了一名心理醫生,他認為她的問題可能是兒童時期受到性虐待的后遺癥。醫生給她做了幾次催眠,女兒開始想起一些父親對她性虐待的事例。根據這些被壓抑的回憶,他被定了罪并送進了監獄,甚至完全沒有虐待的實物證據。

聽起來很瘋狂是嗎?你認為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其實,美國的很多案件中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為什么會這樣呢?我們許多人,包括那些證人,認為記憶是記錄過去經歷的永久見證。當然,我們不可能記住所有事情,但是許多人認為,如果使用催眠之類的特殊技巧,就可以回憶起以前不記得的事情。事實上調查表明,大多數美國人持有這種觀點。當對自己的記憶有信心時,我們相信記住的是實際發生過的事情。

然而,大量研究證明,記憶是會變化的。我們甚至可以創造出實際上從來沒有發生的事件的新記憶。實際上,記憶并不是事件的真實快照,過去的經歷并不等于可供以后從中檢索的影集。相反,記憶是建設性的。目前的信念、預期、環境甚至暗示性的提問都可能影響我們對過去事件的記憶。將記憶看作是對過去的重建更為準確,通過不斷地重建,記憶可能離真相越來越遠。因此,即使確信記憶不會改變,它們還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同時那些記憶可能對我們形成信念和做決定有著顯著的影響。

實際上,我們可以重建記憶,隨著多次連續重建,記憶會離真相越來越遠。鑒于在思考和決定時從記憶中檢索了這么多信息,那些有缺陷的記憶可能對我們形成錯誤信念和決定造成重大影響。

總結

如果你犯了這些錯誤,不要覺得難過——每個人都會犯這些錯誤。為什么呢?大多數問題是我們的進化發展或愿望和需要的結果,這樣可以簡化思考。我們無法注意每天洶涌而來的所有信息。幸運的是,簡化策略在很多情況下運作良好,它讓我們做出足夠好的決定。

問題是,我們開始在不應當依賴它們時依賴它們,從而導致會引起災難的嚴重失實的信念和決定。

另外一點必須牢記。對這些陷阱的了解是改善信念和決定的第一步,但是知道這些并不能保證決定會產生最佳的可能結果。

改進我們的思考和決策的最好方法是采取懷疑的批評態度。遺憾的是,我們很容易根據不完整或不恰當的證據相信某事,批判性思維不會不請自來。

令人驚訝的是,人性的矛盾之一是我們在知道得最少的領域持有最堅定的信念。

我們想要相信事情,因為想要生活中的確定性。但是生活是非常復雜和難以預測的。

我們必須吝嗇自己的信念——在得到令人信服的證據之前,要有所保留。雖然這可能違反根深蒂固的傾向,但毫無疑問,這是我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無論在個人層面上還是在社會中,我們都將受益于這種持懷疑態度的立場,做出更明智的判斷和決定。

掃二維碼與項目經理溝通

我們在微信上24小時期待你的聲音

解答本文疑問/TPM咨詢/5S、6S、現場管理咨詢/精益生產管理咨詢/互聯網交流

鄭重申明:華謀咨詢技術(深圳)有限公司以外的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使用該案例作為工作成功展示!
南通棋牌公众号充值 金7乐今日最新开奖结果 第一财经今日股市回放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查询今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app 天津11选五5直选走势图 在线股票配资专业平台 甘肃快3走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一肖中特网页精选结果